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买球西甲足彩app >第92章 提亲(1)

第92章 提亲(1)

可是跟池晚凉这样的儿媳相处的话,她相信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。

至少她要经常去想,她老是闷声不坑,是不是不高兴或者对她有意见?

更重要的是,儿子三天两头往沐家跑,她一直以为他喜欢的是沐悠然,现在却变成了池晚凉?

“晚凉?”她不舒服的样子,让商昊南十分怜惜心痛:“怎么了?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今天天还很冷,你不会是去外面被冷风吹得感冒了吧?”

“我没事。”池晚凉抬起头,脸上惊疑不定:“昊南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“对不起,虽然有点自作主张,不过我对你的心,你一直都是知道的。因为太过想娶你,所以让我父母还有爷爷来提亲。”

商昊南其实并不如他想的那样自信,至少在对池晚凉这件事情上,他其实是没有自信的。

可是他想娶晚凉的心是真的。所以不惜让父母一起出面提亲,间接给晚凉压力,这样她就会无处可逃了。

他已经让她逃避太久了,现在不能再让她逃避了。

“昊南,我……”

这么多长辈都在,而且是一提亲的。池晚凉怎么也说不出口那天晚上的事情。咬了咬唇,她低下头,长发垂下,掩住了她眼里的纠结。

“我还年轻,暂时不想这么早结婚。”

宁秀萍看着池晚凉,突然就出声了:“我说这做人呢,要知足。昊南条件这么好,又表示了这么大的诚意。你还要考虑?考虑什么?”

“妈。”沐仲凯看了母亲一眼:“孩子的事情,让孩子自己决定吧。”

“我说得会错吗?”宁秀萍就不明白了,儿子为什么老是喜欢护着这个丫头:“我觉得我一点也没说错。昊南喜欢她,又从小一起长大,知根知底。现在人家上门求亲,她还在考虑,有什么好考虑的?”

“再说了,你都二十五了,也不小了吧?我像这个年纪的时候,叔铭都出生了。还算小吗?”

池晚凉的脸色有些苍白,低垂的脸看不真切她的表情,双手却紧紧的绞在了一起,宁秀萍只要看到她这个样子,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从小就是这样,说话的时候总喜欢拿头顶对人。连看着对方眼睛说话这样基本的礼貌都不懂,简直就是一点教养都没有。

“昊南,你是真的要娶她吗?”

在宁秀萍这里,池晚凉连个名字都没有。商昊南转过身看着沐家的几个长辈,带着浅笑的脸上满是坚定的:“其实是怪我不好啦。我都没有跟晚凉说一下,又来得这样突然,甚至都没有向晚凉求过婚,她会不高兴也是应该的。”

商昊南为池晚凉开脱,看在两家长辈眼里,就是不同的意思了。

商国祥跟自己的妻子对视一眼,没想到儿子竟然对晚凉感情这么深了。是他们长年在国外,所以一直忽略了孩子的心意吗?

而宁秀萍是觉得池晚凉这是在拿乔。这个丫头肯定是要借这个机会上位的。以为这样以后就可以给几个长辈甩脸子了吗?

沐悠然呆呆的看着站在那里的两个人,早已经忘记了她早上的心情。只是看着,心里全乱了。

池晚凉嘴唇动了动,想要拒绝商昊南。他却在此时突然对着她膝跪下。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。打开,里面的钻石闪着耀眼的光芒。完美的切割,别致的造型。

他将钻石举起在池晚凉的身边:“戒指昨天就买好了。我可是冒着暴风雨去买的。虽然没有玫瑰,不过下次我可以补上。晚凉,我郑重的向你求婚。请你答应嫁给我。”

池晚凉怔怔的看着商昊南,全部想说的话都哽在喉咙。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一直知道商昊南的心,一直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。她因为不爱,所以一直逃避,不想利用他,却珍惜跟他在一起的轻松跟温暖。

她其实是想过,跟商昊南当一辈子的朋友,也没什么不好。

可是现在看着商昊南,俊逸的脸上满是真诚。神情是那样专注。看着她的眼光,仿佛她是他的全世界。

心突然就感动了。真的很感动。那份感动让她说淡不出拒绝的话。呆是站在那里不动。

沐家人跟商家人全部震惊了。如果之前季雪如还对儿子的决定有迟疑,现在则是完全认清了,儿子是真的要娶池晚凉,对她的感情,已经坚定得超乎想像了。

沐弘轩跟商丰杰刚才开始就没有说过话,两个老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又重新回到了池晚凉的身上。

宋曼贞由始至终都在关注沐悠然的表情,眼里有明显的纠结。在商昊南做出这样的举动时回过神来看着池晚凉,有些紧张,不知道女儿会不会答应。

此时,全部的人都在等池晚凉的答案。

池晚凉抿紧了唇,看着商昊南眼里的期待,她怔在那里半天没有动作,指尖动了动,客厅的门此时又开了。

沐逸枫回来了。不止是他,还有……

沐逸枫回来了。天气有些冷,他的头发有些湿,看样子外面又下雨了,因为看到屋子里一大堆的人而停住了继续向前的脚步。

他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,脖子上围了条英格兰风格的围巾,精致的西裤笔挺,手并没有穿在口袋里,而是拿着手机,看样子刚刚挂了电话。

就这样看来,是个十足的商业人士,只是他的眼神太过犀利。

内心是个十足的恶魔。

“怎么了?”跟着他一起进门的是沐逸枫。他一件白色休闲外套。下面配着同色的休闲裤,一身白的他就外表来说给人感觉是白马王子,可是只有她知道这个男人骨子里的邪恶,完全不是一身白衣就可以掩饰的。

沐逸枫沉默,眼前的场景,似乎像是在求婚?

不光是他,沐逸群很快也反应过来了,两个人甚至没有跟两家长辈打招呼,都站在门边看着眼前的好戏。

池晚凉的身体定格,那些纠缠的恶梦,那些不堪的过往,被沐逸枫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种种痛苦在此时全部涌上脑海。

闭了闭眼睛,她知道,她应该拒绝商昊南的,那天晚上的人不是她,让他去找真正的那天晚上跟他发生关系的人负责,可是可以离开这个家的可能,可以摆脱沐逸枫魔爪的可能让她没有办法拒绝。

至少她肯定,只要她结婚并搬出去住,沐逸枫一定不敢再对她怎么样。

毕竟嫁入了跟沐家家世相当,财力相当的商家,谁还会再说她是觊觎沐家的财产?谁还敢说她勾引自己的哥哥?

那么,她是不是可以赌一次?

目光看了眼宋曼贞,她十分紧张自己的答案。因为是母女,母亲一个眼神,她就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母亲不同意吧?为什么呢?她应该也看到了,商昊南对她有多么的深情了吧?

商昊南此时注意力完全在晚凉身上,看到沐家两兄弟进来,单膝着地的姿势不变,转过脸看着他们:“你们来得正好,给我做个见证,我正在向晚凉求婚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