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足迹:首页 > 万博买球西甲足彩app >第95章 你想说什么

第95章 你想说什么

“对对对。”

“这可是个大喜事,又是天沐公司的年庆,怎么说也要好好庆祝啊。”

“我说,就开它个一百桌,把两边商场上的朋友都请来,一起开心一下。”

几个长辈又热络了起来,开始说池晚凉跟商昊南的婚事。

沐逸枫不说话,安静的喝酒,吃饭。沐悠然刚才闹了那一下,也开始沉默了。低下头专心吃饭。商昊南从头到尾都不关注这些事情,所有的关注力都只在池晚凉身上。

只有沐逸群,端起杯子放在鼻尖轻轻的晃动,神情充满了玩味。

还真是越来越好玩了啊。

池晚凉跟商昊南订婚典礼订在了五月中旬,就是五月十八日,跟天沐公司成立是同一天,吃过饭,商家人就回自己家去了,自然商昊南也回去了。

婚期定下来,他是最高兴的一个。

池晚凉回到家,跟父母打过招呼就上楼去了,在房间里坐下,看着一室的冷寂,此时突然开始冷静下来,觉得刚才那几个小时像是做梦一样。

她一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她真的跟商昊南要订婚了吗?真的要跟他在一起吗?

为什么她的内心,还是那么多的不确定呢?

脑子里闪过刚才楼下沐逸群跟沐逸枫的脸,他们两个都没有说什么。尤其是沐逸枫,他今天的态度十分沉默,他甚至看都没有看她一眼。

虽然她偶尔可以感觉得到那锐利的视线。

心跳有些急。她不相信沐逸枫会就这样放过他。三个月,他是打算利用这三个月做什么吗?

池晚凉不知道。那种不确定让她在房间里走来走去。最后放下了手。算了。不想了。

两家的长辈都知道了,日子也定了,一切都成了定局。此时她再想,也只是徒劳。

她要做的,就是让自己小心的度过这三个月。最好的办法就是回C市。等她再回来的时候,一切就结束了。

是的,就是这样。

心里让自己放松,可是神经却绷得紧紧的,而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传来了两声敲门声。她有如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。

池晚凉心里让自己放松,可是神经却绷得紧紧的,而就在这个时候,门口传来了两声敲门声。她有如受惊的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。

又要来了吗?

心情十分紧张,却又想起了现在才是下午,长辈都在家,应该不可能是那个人吧?

既然不是,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,深呼吸,让自己冷静,然后去开门。

来人竟然是沐逸群?

她第一反应就是要把门关上,沐逸群却先一步伸出手挡在了门板上。她一急,也不管是不是会夹到他的手,用力的往外面推门。

只是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敌得过沐逸群呢?

门很快就被沐逸群推开了,他进了门,唇角是贯玩味的笑,十分轻挑的看着她脸上的憎恨。

恨?有意思。

“你好像很讨厌我?”

池晚凉沉默,他做了那么过份的事情,难道还希望她可以给他一个好脸色吗?

沐逸群看着池晚凉眼里的防备,就算她没有说话,他也知道了她现在在想什么:“其实我来,只是想要恭喜你而已。”

池晚凉身体退后一步,眼里的防备不减:“谢谢,如果没其它的事——”

“当然有其它的事。”

沐逸群往她面前一站,看着她水眸里的惊恐,觉得十分好玩。

“我其实是想是提醒一下你。如果你真的要跟商昊南要结婚的话,最好先确定你有没有怀孕。”

将她的腰往身边一带,他的声音十分低沉,每一声都重重的敲在她的鼓膜上:“因为那个孩子,不一定是商昊南的。”

池晚凉脸色一白,身体一软几乎就要跌坐在地上,如果不是腰上有沐逸群的手在那里,那她此时一定已经坐到地上去了。

“出去。”她的身体开始颤抖,双手紧紧的攥成拳:“请你出去。”

她的心理完全承受不住了。那些痛苦的弦已经绷成了一根直线,紧紧的,随时有断裂的可能,她在努力支撑,让自己不要倒下。

可是,万一她怀孕的话……

不,不可能。不会有这样的事情的。池晚凉不停的摇头,想让自己冷静下来,可是却完全没有办法。

不是有事后药?

那个是有时间性的,而现在早过了。那她要怎么办?

沐逸群欣赏着她脸上的惊恐失措,好心的勾紧了她的腰,一手扶正她的头:“干嘛吓成这样?我说错了吗?”

“滚——”池晚凉再也受不了了,用力的推开了他,身体往后退了好几步:“沐逸群,在我动手杀了你之前,请你滚出去。”

“啧啧,还真是无情啊。”沐逸群丝毫不在意她的态度:“我的这祝贺送到了。既然你不欢迎我,那我走了。”

他离开了,池晚凉的身体一软,无力的坐在地上。全部的复杂情绪涌上,她一分钟也呆不住了,开始动手收拾行李。

然后打电话订了一张最快的去C市的机票。

她几乎是想仓皇出逃,离锦城越远越好。不管沐家的人,不管宋曼贞,更不管商昊南,只要离开这里就好。

可能会怀孕,可能会不知道孩子是谁的可能性让她的心再一次纠结到了极点。她完全无法冷静下来。

吃晚饭的时候,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楼,又是怎么吃完饭上楼的。

沐羽彤跟沐叔铭都来了,听说了池晚凉跟商昊南的婚事。沐羽彤又是一番不快,这么好的事情,她可不想落到晚凉的头上。只是长辈都点头了,这件事情也成了定局。无法改变了。

只是少不了一阵冷嘲热讽,可是内心有事的池晚凉根本没有听到,自然也没有去在意。

心很乱,很烦,很纠结。

航空公司发来了短信确认,机票是后天的,这表示明天她还要在锦城呆一天。

看着手机上的短信,她闭了闭眼睛,脑子里闪过商昊南今天她同意他求婚时开心的脸。

如果他知道了,如果她真的怀孕了,如果……

停下,不能想了。深吸口气,池晚凉拿出手机给商昊南打电话。

“昊南。是我。”

“晚凉。”她主动打电话给自己,商昊南十分开心:“找我有事?是不是想我了?”

他貌似幽默的话却一点也没有引起池晚凉的愉悦,她现在只觉得乱,脑子完全纠结在一起了:“昊南,我要跟你说一件事情。”

池晚凉忘记了一点,也就是在刚才才想到的可能性。她可以嫁给商昊南跟他在一起不假,可是这不表示她可以做到带着孩子嫁给商昊南。

她对商昊南已经不公平了,她不能更过分的去这样欺骗利用他。

“什么事?”商昊南突然啊了一声:“晚凉,干嘛突然这么严肃?”

“因为,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情,可能你会很不高兴,很不开心,可是我还是要说,也希望你能原谅我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
相关推荐